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雨见真情

匏巴鼓瑟鱼浮水,伯牙抚琴马驻听。吾自狂歌唱不尽,滚滚红尘觅知音。——平淡三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打工仔,居无定所,一个流浪者,志在千里,一个穷光蛋,心藏赤金,一个落魄人,真情送你!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 《暗 香》——(三)(四)  

2005-12-20 19:28:17|  分类: 小说《暗香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夏天到了,受气候的影响,东北的植物直到这时候才蓬勃生长,绿树成荫。

我和她的感情与日俱增,工作的原因虽然不能够长时间呆在一起,频繁的书信来往成了彼此抒发感情的理想工具。

她折叠信纸的手艺总是让我赞叹不已,方形的,三角形的,菱形的,心形的,一种形状还有一种说法,里面隐藏着某种特别的意义,她写给我的信究竟折叠了什么样的心思,只有她知道,我只能猜测。她说,你真笨!

“你看,像这样的叠法,就是写给情人的——”声音嘎然而止,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。我看到她手里捏着一封信,正是刚刚写给我的。

时间又一次停滞了,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。

不过这一次,她没有回避,她的眼睛里注满真诚。

“我喜欢练字,更希望看见你的字,还有最最盼望的是看见你的诗!”

哈!我忍俊不禁,故作轻松。

我相信,我当时的反应一定不是她希望看到的,但她不会明白南方小伙子对待感情的羞涩和含蓄。因为当时的我们都还小,面对复杂的感情表现得都很稚嫩。

一个人的时候,我也无法控制自己,每天晚上趟在床上,思绪如潮,难以入眠。

 

我不信前世的约定

只信缘

喜欢静静地等

如一湾没有风的湖面

 

一枚桃花落下来

漂浮在湖面上

碧水如镜    如蓝天

上面舒展着美丽的你

 

不必害怕有风浪的日子

不必担心湖水枯竭的时候

在我温暖的目光中

圆你一生最甜最美的梦

 

有人说,眼睛是你心灵的窗口,诗歌是你灵魂的告白。诗歌总是那么的纯,那么的美,现实中,你能够做得到吗?

星期天和家里通了电话,母亲告诉我,东村的婆婆正在张罗着为我寻找合适的姑娘呢,我心里一愣,赶紧回绝:“早着呢,早着呢!我不急,你们急什么呀!”

搁下电话,心里像揣了只兔子七上八下的。

这种矛盾的心情,我当面没有跟她提起过,怕表达不好,反而引起误解,惹她不开心。一直到春节临近,我们陆续放假的时候,才觉得应该写封信,表述一下自己的心思。

坐在宿舍的书桌前,我第一次发觉要表达自己的心思是那么的困难。其实,那时候我连自己也搞不清,我的感情最终会飘向哪里,我心中的另一半应该是个怎样的人。

作为一个80年代末90年代初农村走出来的孩子,在接触到眼花缭乱的城市生活的时候,他的内心世界是非常复杂的,与生俱来的自卑感使得他的感情非常敏感、脆弱,但也很丰富、淳厚,而且在取舍中表现出超乎常人的想象。家中的老母谁来伺候,几亩责任田又有谁来耕种,城乡之间的心理差距能不能沟通……尽管当时的所思所想,不能像现在能够清楚明了,但他的确是那么做了。

 

一封连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信件,在1990年的春天居然收到了料想不到的温情。

“哥:……不管以后我们的结局会怎样,你就把我当做你的妹妹吧!你不是说过,你只有哥哥和姐姐,就缺一个妹妹吗?我愿意……”

我们的交往在继续,同时,我和另一个远在家乡的女孩也开始了鸿雁传书。在这边,我和她的书信来往已经改成兄妹相称,只是她仍然把信纸折叠成双臂合抱插入腋下的情人形状,对于练字也更加情有独钟,达到了痴迷的程度。

“她呀,整日呆在打字室里,除了打印,就是练字,又不出去走走!”资料室里负责图纸发放的老陈在我面前嗔怪道。

老陈是办公室主任的老伴,快要退休了,人挺胖,很热情。她似乎已经觉察到我与艳辉之间的微妙关系,有心帮忙撮合一段姻缘,所以,每次看到我去,要么装着出门办事,要么凑在一起唠家常。有时候,趁艳辉不在,和我谈起她家里的情况。

“小女娃,家里挺苦的,爸爸因意外残疾卧床,母亲一个人支撑三个孩子的家,不容易啊!”老陈禁不住一阵唏嘘:“她在家里最大,两个弟弟还要读书,经济实在困难,高中没有毕业,就由他姑父介绍到我们单位上班,一年多了。”

“哦!”我木然应答着,心里暗暗吃惊。

一个命运坎坷的女孩,心地却是那么的善良,在我面前她从没有抱怨过自己的遭遇,也没有自我消沉,怨天尤人,想到的则是如何让我开心,让周围的人开心。

知道了这些情况,我更加感到愧疚,冥冥之中好象是前世欠她太多的情。利用星期天,我到龙凤大街音像商店,第一次给她买了几盒磁带,我知道她喜欢唱歌,几盘磁带也许可以让她高兴一阵子。

可是过了没有多久,她就托小曹捎给我一个档案袋。

那天天色已晚,小曹急着要回去,站在队部大院内高声叫唤我的名字,上气不接下气,听着几乎带着哭腔,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,直至接过档案袋,坚决没有说声谢谢,谁教他这么叫唤的,搞坏了我的心情。

打开档案袋,里面是用报纸包着的一块长方形的东西。我感到纳闷:什么东西,弄得这么神秘!报纸揭开一层又一层,打开第五层的时候,终于露出庐山真面貌:一支崭新的钢笔,英雄牌的!是的,在一次练字的时候,我是说过,英雄牌的钢笔最好,以前,就像凤凰自行车一样,属于中国名牌,只有村支书才能够用得上,当时,我只是把它当作笑话讲给她听的,她居然认真了!

这一夜,我睡得很不塌实,几盘磁带换来这么贵重的钢笔,我能接受吗?她家的条件那么差,我应该怎样帮助她呢?

 
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