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雨见真情

匏巴鼓瑟鱼浮水,伯牙抚琴马驻听。吾自狂歌唱不尽,滚滚红尘觅知音。——平淡三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打工仔,居无定所,一个流浪者,志在千里,一个穷光蛋,心藏赤金,一个落魄人,真情送你!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 《暗 香》——(五)(六)  

2005-12-21 16:41:51|  分类: 小说《暗香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有时候好的想法也会促成坏事的,首先我想到把钢笔应该退还给她。

那天下午,在办事处开完会,已经过了下班时间,我正准备上车返回队部,她像变魔术似的闪到我的面前。

“哎!来这里招呼也不打,现在不吭一声又想溜走!”她嗔笑道。

“那会呢,我正要找你呢!估计你已经下班了,心想改天再来。”估计她是有意在等我,心里有些感动。

“啥事?”

“恩—— 是这样的,我现在手头有许多钢笔,你送我这么好的钢笔,我又用不上,太浪费了;再说,你弟弟上学需要笔,就带给他们吧!”我早就担心她会不答应,想了一大堆理由:“你千万不要误解!我没有别的意思,你在外面手头也紧,花这个钱不值得,要么明天退了……”我边说边留意她的表情,渐渐的就发觉不对劲了,她的嘴唇分明在颤动,夕辉下眼中有晶莹的东西在溢出,一种后悔在心底往上蔓延,我试图做最后的努力,但事情更加朝坏的方向发展,当她突然一转身,飞快地跨是自行车猛然离去的时候,我心里终于说,完了!

我攥紧手中的钢笔追过去,“哎—— 你等等,我收住还不行吗?哎——艳辉,哎——”

我又悔又急,又怕身后的驾驶员笑话,没有一直追下去。

接下来的日子,她完全变了,见到我如同陌生人一样。

我只有硬着头皮,有事没事往资料室跑,资料室的里间就是打字室,我寻思找机会和她套近乎,然后再道歉请求原谅。可她精明得很,早料到我的小伎俩,就是不让我接近。

老陈正愁没有人陪她说话,见我以前来去匆匆,最近一呆就是小半天,大有抢她饭碗的意思,反而乐了。

“我看出来了,你是不是想来办事处上班啊。”她满面春风:“我正好要退休了,你来和艳辉做个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!”

“艳辉,是不是呀?”她朝里面喊话,却没人答应。

“这几天她总做错事,我家主任老头子批评她了!”老陈对我挤挤眼。回头又笑道:“我也没有数落你,你可不要把气撒在我身上啊!”

“艳辉是咋的啦?像丢了魂似的,办公室的年终总结交给她一个星期了,到现在也没有打印出来,反复几趟了,总出错!”

看着老陈满脸的困惑,只有我知道这里面真正的原因。我在心里默默地责怪她,也责怪着自己:“自找苦吃,何至如此呢!”

受到这件事的影响,我的情绪也低落到了极点。

 

当你的手

没有了从前的热度

当你的眼

逝去了往日的温柔

当你的肩

在冷风中微微颤抖,很久

你依然倔强地背对着我

坚持着,不肯原谅我的理由

我进退维谷

伸出,收回,停在半空中的手

泪已婆娑

那是我一生最黑暗的时候

你发疯一样地骑车离去

我竟放弃了

尾随其后的呼唤,挽留

从此

心中多了一首悲情的歌

是为那一刻的犹豫

伤怀,内疚

 

后来,经过我的不懈努力,特别是看了我的这首诗,她也许是真的被我打动了,又逐渐恢复了联系,只是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,话语中多了一份真诚,少了一份幻想,淡淡的,幽幽的,却更教人多出一份牵挂。

 

 

一切都是在不经意间,一晃又去了三年。在这期间,我接了婚,并有了一个女儿。艳辉依然做着打字员,和我依然保持着兄妹般的友谊。老陈办理了退休手续,因为没有合适的人接替她的工作,被单位继续留用。

和艳辉的交往中,唯一一次让自己心灵稍安的,就是在她父亲做手术的时候,给她寄去500元钱。情报是老陈偷偷告诉我的,艳辉回家必须和主任请假,这事瞒不过老陈,老陈什么话愿意跟我说,特别是有关艳辉的事情。艳辉临走时我在下班的途中,堵住了她,给她钱,她坚决不要,就差翻了脸。我接受上次教训,没有坚持,回到办事处,在花名册上找到了她家里的地址,钱是直接寄给她父亲的,并在留言一栏里说明是单位寄去的。这招果然奏效,她没有理由不收。

回来的时候,她带来了一大包家乡的黑木耳,是黑里泛蓝的那种,品质尚好,说是老爸让捎过来分给大家的,其中就有我一份。我后来把这木耳给了父母,他们说,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木耳,只要一小簇能泡一大碗!

五年的行政工作,让我感到厌倦,尤其是文书工作的性质,必须跟在领导后面亦步亦趋,这和我的性格格格不入,尽管队长待我并不薄,享受着主要技术管理人员的待遇,五年后,我依然坚持调换岗位。

1994年春节后,刚刚返回队部,就接到了单位安排我前往广东的调令。紧接着,办事处电话通知我,已经购买了哈尔滨至广州的飞机票,意味着两天后我就得离开工作了五年多的大庆。

第一时间里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艳辉,她在电话的那头,好象早就知道一样,没有说话,我以为是电话掉线了,过了一会儿又打,没人接听,继续打,终于老陈接了,说,艳辉刚打了招呼,提前下班了。

临走那天中午,队部为我饯行,我喝了多少酒,自己也搞不清,只觉得盛情难却,来者不拒。最后,醉得一塌糊涂。

三月的天气,在南方来说,已经是暖春了,可是在大庆还是隆冬,到处依然是冰天雪地。出了酒店大门,被冷风一吹,几乎吐出来,迷迷糊糊之中依稀看到马路对面有个穿着大红衣服的女孩,特别眼熟,是艳辉吧,我还没有跟她打招呼呢!我不能吐,不能在她面前出洋相,我有心跑过去,觉得脚下软绵绵的,我奋力挥了挥手,那个红色的影子却不见了。我是被几个朋友连拖带拉,扶上送行的面包车的,飞机是晚上九点的航班,下午就得赶到哈尔滨去。

美美的睡了一觉,醒来的时候,已经坐在候机大厅。朋友们一个劲地取笑我,说刚才上厕所还是他们帮我解的裤带。怎么会呢,这次太有失体统了,我是从来没有这么醉酒过的啊。

喝了点饮料,感觉好多了。该登机了,小曹这才将一个信封塞给我:“兄弟,再见了!这是艳辉让我最后一次带给你的,中午她看你喝多了,没有打招呼,特别关照我,必须亲自把你送上飞机。”

温暖的机舱里,我刚刚入坐,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,一个熟悉的双臂合抱插入腋下的纸条,还有一支已经枯萎的花朵。

 

一支已经凋零的花朵

惟有暗香残留

曾经为你灿烂的绽放

挣扎到了最后

既然美丽已经随风飘去

那就将余香也带走

既然花瓣已离开了花朵

也不在乎路人来嗅

可我,明知道你的离去

没有理由挽留

为什么还让满脸的泪水

在笑容中乞求

乞求你低下高贵的头

吻吻这凋零的花朵

你只须嗅一嗅

所有的伤口

就会在遥望中满足

借你的吻

化作一团满腔的烈火

在我的心开放的时候

焚烧中死去

重觅自由

 

我的眼泪夺眶而出,脸紧贴近机舱的窗口,下面的灯火渐渐远去,在一万二千米的高空,外面漆黑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

 

(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